□ 本报记者 陈巨慧 实习生 刘登辉

  随着《青禾男高》《闪光少女》等影片宣布定档暑期,青春片重回人们的视野。在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之后,《小时代》系列、《同桌的你》和《栀子花开》等青春片口碑总是差强人意,《七月与安生》《乘风破浪》和《点五步》等青春片的出现,无论是作品深度还是票房成绩都让人眼前一亮。几番洗牌之后,青春片创作也许正拨云见日。

  末日曙光 希望犹存

  高晓松曾说过,当一个时代向前走得特别快的时候,怀旧就会成为必然的主题,于是青春片应运而生。2013年赵薇一部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打开了青春片的序曲,紧接着《小时代》系列、《同桌的你》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和《何以笙箫默》等等一大批青春电影蜂拥而至。不巧的是,这些电影非但没有复制一个又一个传奇,反而遭到口诛笔伐。在往年青春片扎堆的4月、5月档期中,青春片已非常鲜见。总体来看,今年青春片市场没了往日的喧哗。

  但与此同时,在青春片市场一片哀鸿下,《七月与安生》《乘风破浪》《点五步》等带有青春色彩的影片出现,带来一些新的期许。《七月与安生》在金马奖提名7项,最终斩获最佳女主角;《点五步》提名7项香港金像奖;而《乘风破浪》跻身今年贺岁档,口碑不俗票房过十亿元。

  拒绝套路 逆流而上

  青春片曾经依靠高颜值、怀旧风以及热门IP三大“法宝”独步影坛,如今却令人唏嘘。从2016年开始,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与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《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》都只卖了1亿多元,再难续写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7.2亿元的票房神话。倘若仅仅从票房上来看,同等品质的青春片如果前两年能卖4亿元的话,现在就只能拿到1亿元票房。网友苏杨仔细分析了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《同桌的你》和《匆匆那年》三部影片,发现堕胎率达到100%,分手率100%,车祸率33%。多数人吐槽青春片,除了“堕胎+车祸+分手+打架”的创作套路,更重要的是它远离了多数人的青春,青春并不总是残酷的。对比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、岩井俊二系列,真正动人的不是套路,而是美好的点点滴滴。

  不同于之前大量青春片工业式的怀旧,《七月与安生》《乘风破浪》《点五步》之所以令人振奋是因为这些创作者不再一味否定现实、美化过去,开始讲述“正在进行式”的青春故事,影片触及的深度也进一步提升,同时也承载着国产青春片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希望。比如影片《七月与安生》也曾因剧情略矫情受到争议,但它超越了原著的狗血恋情故事,转而挖掘内在生活,上升到关于自我认知、主体意识和自由的高度,获得了多数人的肯定。

  理性回归 永不散场

  曾创作多部青春文学作品的刘同认为,中国的青春片实际上产出并不多,2015年所有青春片票房加起来不到20亿元,占的比重很小,而青春片之所以不好看是因为没有满足观众。事实上,青春片尽管受到很多责难,但绝对不会散场,一方面是近两年青春片的产出实际上并不多,甚至有人喊出每月院线至少要上映两部青春片;另一方面则是怀旧青春的市场需求永远存在。

  严格来讲,国产青春片甚至可以追溯到姜文的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、贾樟柯的《小武》、王小帅的《十七岁的单车》等等,导演们对青春的处理往往是艺术化的,融入了复杂的个人情感和生活体验,更重要的是电影直指时代和社会内核。也正因此,这些偏小众的艺术电影一直叫好不叫座,而近些年的青春片恰好相反。

  电影市场研究专家蒋勇认为,青春片遇冷,市场会逐渐转淡,但这类题材并不会彻底消失。面对口味越来越挑剔的观众,找角度创新、注重艺术质量才是青春片的复苏之路,同时也不应该单单只以“青春”为卖点,而是将“青春”与其他元素融合,比如《怦然心动》走“青春+喜剧”路线,《饥饿游戏》《暮光之城》走“青春+奇幻”类型。至少从《七月与安生》《乘风破浪》等电影中,我们能感受到青春片的诚意所在。倘若青春片创作真能峰回路转,回归理性,这碗好饭就算等多晚也值。

责任编辑:陈忱

相关报道: